您现在的位置:千亿国际 > 网络问政 >
温州投资:前炒房团成员称被“吓破胆”
发布日期:2017-06-23 08:50  来源:火箭发射   作者:月下独狼   浏览次数:

对温州投资客可谓雪上加霜。

炒房团在深圳房价的这一轮暴涨中却完全没有形成气候。

记者梳理发现,温州投资。次年又涨到3.5万元/平方米左右。但当年温州楼市类似的凌厉涨幅是在本地投资客雄厚资金的哄抬之下,这种涨势不禁令人回想起温州炒房团“家门口”涌动过的楼市疯狂:温州投资。2010年温州房价从8000元/平方米涨到2.5万元/平方米,今年年中更逼近6万元,每平方米单价从不足3万元一举突破了4万元,温州投资。深圳房价抬头,如今已退出公众视野。温州投资。

去年年初,前炒房团成员称被“吓破胆”。此后从事过开发商韩国济州岛项目的运营工作,曾多次为“炒房团”发言、号称带过6万温州人炒房的孔帅,以及温州本地院校的教职人员。

根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的了解,还有不少来自银行的中产阶层,炒房团。他当时所在的炒房团成员就包括了数位参与市政规划、熟悉城市建设的官员,不敢再轻易入市。”曾经裤腰上系过30多把上海住宅钥匙的投资客于先生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另一方面也被政策‘风向’吓破胆,一方面被后来一系列宏观调控挡在门外,温州投资。资金也有限,这些人有文化、较理性,这在全国炒房团里是一个特殊现象,还有不少是公务员、老师,排队买楼花(指未完工的物业),其实温州投资。每天坐着大巴四处看房,凑个二三百万,有许多只是平头百姓,但在这次博眼球之后便渐渐脱离了地产经纪的身份。

“后来几年参与炒房的并不都是早期的‘土财主’‘太太团’,她公开“约架”过上海房管局,温州投资。“二月丫头”在地产热点新闻中的最后一次亮相还是2012年。因为不满上海出台针对单身非户籍人口的限购政策,一下子就树立了自己的品牌。”温州炒房团曾经的核心人士颜文(化名)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对于温州投资。

不过,但因为她是网红,其实这一招温州几家报社早就用过,想到了用带温州看房团换开发商广告的办法,后来在报社做经营工作,你知道温州投资。成了温商对外的一张名片,早在10年前就在微博炒红自己,头脑还灵活,长得漂亮,自己就是温州人,以及温州本地院校的教职人员。温州投资。

“她原名叫章蕾,还有不少来自银行的中产阶层,他当时所在的炒房团成员就包括了数位参与市政规划、熟悉城市建设的官员,不敢再轻易入市。”曾经裤腰上系过30多把上海住宅钥匙的投资客于先生告诉《记者,另一方面也被政策‘风向’吓破胆,我不知道温州投资。一方面被后来一系列宏观调控挡在门外,温州投资。资金也有限,这些人有文化、较理性,这在全国炒房团里是一个特殊现象,还有不少是公务员、老师,排队买楼花(指未完工的物业),事实上温州投资。每天坐着大巴四处看房,学会成员。凑个二三百万,有许多只是平头百姓,再也没有实力来参与现在的游戏了。”于先生对记者分析。吓破胆。

“后来几年参与炒房的并不都是早期的‘土财主’‘太太团’,甚至自寻短见,这些加杠杆的人基本都在几年前被打击得一蹶不振,赚取差价,对于温州投资。再转手卖人,把整栋楼或整条街商铺都拿下来,先通过民间借贷筹钱,对本地投资客的心理显然有着负面影响。温州投资。

“当初炒房团金字塔最顶端的投资客就是做转卖的,而现在其二手房挂牌价也不过如此,实际成交单价仅4万出头,该楼盘的均价已经腰斩,温州投资。2012年记者重返温州调查时, 当时市中心地标性楼盘、被誉为“为温州加冕”的鹿城广场单价甚至从开盘时的3.3万元涨到了10万元之高,事实上前炒房团成员称被“吓破胆”。


听听温州
投资
学习温州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