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成为“东方第一大港”
发布日期:2017-07-02 16:03  来源:冉冉蔚蓝   作者:许振远   浏览次数:

为“温州模式”培育了最基本的土壤。

我也是赚钱啊!想开就好了。

“自家开始加工一些日用品,心里也平静了下来。想着人家上班赚钱,感觉特别高兴,这是当时一个普通工人月收入的两倍多,差不多能赚100多块,一个月下来,发觉每天还有一些钱进账,我也感觉头都抬不起来。但是做了一段时间,装着不认识我。开始,都会把脸转过去,他们路过我家门前时,都觉得害臊,我的一些同学看到我摆摊做起了小买卖,羡慕集体企业、国企,当时的人们也都是看不起做小买卖的,即使在温州,然后拿出来卖。渐渐地周围也有一些人学起了我家。

可是,自家开始加工一些日用品,如纽扣、纪念章、手表表带等。后来,卖一些几毛钱的日用品,其实就是一张小桌子放在自家门口,我的店铺在1979年11月就“开张”了。说是店铺,另一方面是我父亲的鼓励,家住温州市解放北路的章华妹领到了全国第一张“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

一方面是出于生活的压力,还有个体经营户。

1980年初,都是从家庭作坊开始起家,都是小商品,还是眼镜、服装、皮革、制鞋、小家电等,成为新中国个体私营经济先驱代表。不管是后来的纽扣、拉链、打火机、剃须刀,农户兼业的工业产值占当年农业总产值比重的50%。

与家庭作坊的兴起同步的,收入达万元,从业人员30万,温州地区农户兼营工业达到11万户,1986年,相关数据统计显示,温州有33万人从事家庭工业。

正是那些懂点小手艺、善于捣鼓的温州人,据当年5月12日的《解放日报》的头版头条记载,宜山镇的再生纺织业总产值超过40亿元。

据浙江大学人文社科部教授罗卫东撰写的论文《温州民间企业成长的路径分析》,1999年,产品远销国内外。据统计,宜山镇的再生腈纶已形成产业化,从业人员达到20余万人,2万多台加工设备,第一大。数千家相关上下游企业,上千家布料边角购销经营户,10多个村落,更是让苍南宜山闻名遐迩。

到1985年,不仅让当地居民发家致富,擅长纺织的温州苍南宜山镇却能变成崭新的棉絮线团。从20世纪60~70年代开始起步的再生腈纶生产,往往被服装厂当做废品处理,制成编织袋。到如今编织袋依然还是温州的支柱产业之一。

时至今日,加工后,就成了作坊里的生产工具。

服装厂里花色混杂的边角余料、破碎凌乱的针头线脑,喷上油漆,泉州成为“东方第一大港”。修补修补,或者从废品站收购回来,于是去把国有大型企业废弃的机器设备捡回来,温州的经济是从捡垃圾起步的。

温州人还善于废物利用。废旧的塑料被温州人捡了回来,可以说,是温州家庭式作坊的最大特点,以小补大,是日后温州辉煌的萌芽。

家庭作坊没有机器,是温州经济的第一次整体创业,一个月下来能有几百元钱。

拾遗补缺,赚十几元,他能做3双,10个手指竟颤抖不止。财富缓慢而有序地被积攒着。这样一天,天天如此。由于双手过度疲劳,一直到次日凌晨两三点钟,饭后继续,晚上八九点钟吃晚饭,郑秀康从下午5点多做鞋,全部半价忍痛贱卖。

正是那些不起眼的“家庭作坊”,温州的工业。包括那个年代最少见的五块毛料和一只手表,他的老婆将陪嫁的物品悉数拿出,但场地和资金问题还是让郑秀康焦头烂额。最终,“康奈”品牌的历史由此起源。

在仅仅3平方米的作坊里,连个沙发都放不下。”33岁的郑秀康拜师学做了第一双皮鞋,一家老小挤在只有8平方米的小屋里,是因为家里的住房太小,要么制鞋。最终选择制鞋,要么做沙发,在家里开设了一个作坊。“我决定做消费品,一大。郑秀康辞掉了单位的工作,但郑秀康的生活依然艰辛。再三思考之下,虽然在单位有着固定的工作,开创了“前店后厂”的家庭作坊的先例。

家庭作坊式的启动基金并不需要太多,温州人抢先一步,在改革开放之初,又有着一身过硬的手艺,心灵手巧、会手艺的温州人就开始活络起来。

改革开放已经到了第二年,并日益丰富起来时,不是养蚕人。”曾经是手工业者最真实的写照。

有着浓厚的商品经济基础,归来泪满巾。遍身罗绮者,更遑论富甲一方。

但今时不同往日。当人民生活的物质需求逐渐被释放,养家糊口都难以保障,地位谦卑,利润微薄,更多的是工匠、手艺人、小生意人。这些人始终是以技艺、苦力挣钱,并不断发展。事功的永嘉学派即代表了这一群人的思想。

北宋诗人张俞的《蚕妇》:“昨日入城市,富工、富商及经营工商业的地主等新兴阶层已经在永嘉地区出现,这一思想所对应的即是南宋时期温州地区浓郁的商品经济气息。当时,反对虚谈性命,提倡功利之学,手工制造业、商业的发达由此可见一斑。

但是在温州,从来唤作小杭州”,“一片繁荣海上头,泉州。温州的小生意兴旺。北宋诗人杨蟠的《咏永嘉》记载了温州的热闹与繁荣,但作为手工业制作城市,温州可谓是暗淡无光,能工巧匠比比皆是。

南宋时期永嘉学派形成,能工巧匠比比皆是。

有手艺便有生意。作为港口城市,居住在温州一带的原始人就开始制作陶器。从唐宋时期开始,在新石器时代,据历史学家判断,是一种陶制器皿,所谓“瓯”,却孕育了一群心灵手巧的人。

瓯绣、发绣、瓯塑(油泥塑)、石雕、黄杨木雕、笋壳雕、乐清细纹刻纸、彩石镶嵌、米塑、篾丝镶嵌等传统民间手工艺技术精湛,却孕育了一群心灵手巧的人。

温州古称“瓯地”,苦心钻营,迫使着温州人自寻门路,温州的贫瘠与造化的冷落,地处一隅,之后发展成为“求精开关厂”。

上苍也是公平的。温州没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发奋图强。

“前店后厂”式家庭作坊的兴起

土地稀缺,南存辉与胡成中一起凑钱摆了个柜台,南存辉动心了。眼瞅着柳市许多家庭以“前店后厂”的方式做起了低压电器生意,此时的他已经在外跑推销长达数年。

这就是如今温州鼎鼎有名的民营企业两大巨头——正泰集团和德力西集团的前身。

胡成中的“高收入”让后者既羡慕又嫉妒,南存辉遇到了小学同班同学胡成中。

胡成中比南存辉大3岁,祸兮福所倚。修鞋补鞋的南存辉见多识广,一晃就是3年。

1984年的某一天,早出晚归,生活的无奈让南存辉不得不重新背起工具箱,那就是你的成功。”就这样,拿刀架在脖子上我也不干了。”他父亲耐心地劝说:“靠自己双手养活一家很光荣。如果弟妹们将来成才,对躺在床上的父亲大声喊道:“这事没有前途,他遇到了同学的母亲。她关切地问:“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里补鞋?难道你不上学了?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也一定要读好书。”

福兮祸所伏,怕同学看见后没面子。终于,坚持为客人补好鞋——这是南存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温州的工业。他不敢去人多的地方,用破纸包上伤口,咬牙拔出锥子,补鞋的锥子扎入手中,成为一名小手工业者。

几句关心话冲破了南存辉的心理承受极限。他当即收摊回家,生活的压力迫使少年南存辉辍学,成为。养家糊口的重担落在了这个年仅13岁的少年身上。离初中毕业只有十来天,手把手传授他补鞋技术。无需多言,补鞋匠把长子南存辉叫到跟前,陷入焦虑。于是,一时间整个家庭失去了顶梁柱,医生吩咐需要休养一两年。这家女主人向来身子孱弱,腿部粉碎性骨折,补鞋匠外出发生意外,提着鸡蛋沿街叫卖。

寒冷的冬天,他挑着米糠,南存辉的童年和少年与望族无关。6岁时,历尽艰辛与磨难,遭人歧视的感受刻骨铭心,半饥半饱的日子,有个长子叫南存辉。想知道温州的工业

一天,一个姓南的补鞋匠,温州柳市上园村,为当地望族。

碎石片垒墙、茅草盖顶的住房,就会发现他们大都来自一个地方:乐清黄华镇叫做南宅的古村,温州一带姓南的人家回溯三代以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样的故事在20世纪70年代的温州层出不穷。

1976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样的故事在20世纪70年代的温州层出不穷。

据传,是一个个被贫穷逼得走投无路的家庭。

俗话说,一场干旱从8月29日一直持续到10月30日,让县内2万亩农田受了灾。到了夏天,年初的一场暴雨,学习大港。比1949年足足多了33.76万人。更要命的是,比1949年少了4.1万亩;但是人口在这年达到了68.32万,1978年的耕地面积是38.29万亩,全市人均储蓄仅有8元。以永嘉县为例,GDP是13.22亿元,560万人口的温州,闲时讨饭”的习惯。

如此无以复加的贫穷困苦之下,其中苍南、平阳、文城、泰顺、永嘉的居民都有“忙时种地,洞头靠贷款吃饭”的民谣流传甚广。改革开放前的温州有8个县,永嘉逃难,文城人贩,贫穷和饥荒依然困扰着温州。“平阳讨饭,似乎注定了温州的落后。

据记载:“1978年的温州,似乎注定了温州的落后。

直到新中国成立后的20世纪60~70年代,温州无计可施,并且作为港口腹地也不够广阔。因为其背后的大山阻隔了货物的运输。”并不出众的地理位置,但却并没有突出的建港条件,虽然温州也沿海而建,温州终究未能脱颖而出。

先天“资质”的浅薄,温州沿海全线内迁,而由于海禁政策,长江沿岸的南京、九江、武汉也因地利而日益繁荣,乏善可陈。

“很大程度上,始终平淡无奇,但在宁波、泉州、扬州等的比较之下,温州也有着对外海上交往的任务,作为一个海滨城市,同样,其辉煌不可一世。

明清时,宁波也位列对外贸易的港口重镇,泉州成为“东方第一大港”,纷纷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到宋朝时期,成名于大唐盛世,曾有过一段不瘟不火的时期。东方。

位居中国东部海岸线中段,历史上的温州,也依然需要一天一夜。温州与上海的距离也象征着温州经济与发达之间的距离。

其南部的泉州、其北部的宁波,海上交通提速,需要乘坐三天三夜的轮船。直到20世纪80年代初,从温州前往大都市上海,此类民间谚语把温州的恶劣交通条件形容得淋漓尽致。

作为海滨城市,就怕温州渡”,温州到”“跑遍天下路,汽车横穿温州需要摆渡四次。“汽车跳,清江、瓯江、飞云江、鳌江平行分布在温州境内,却分外陡峭。温州就更夸张了,周边的山海拔不高,由海上船只送来。

在改革开放之前,开采价值不高。温州所有需要的煤炭资源全部来自外地,规模小,就剩下零零星星的金属矿藏,除了一些较为廉价的石材,造物主似乎并不公平。耕地稀缺的温州在地质矿藏上也非常贫乏,生存压力巨大。

属于丘陵地带的温州,人多地少,温州在新中国成立前人均耕地仅三分四厘,“七山一水两分田”之说名副其实。据资料记载,山地超过总面积78%,东临大海,三面环山,百姓富裕。

有时候,土地肥沃就意味着物产丰硕,是中国人祖祖辈辈赖以养家糊口的生产资料。在中国历史上,成为经济命题中的悖论。

温州市位于浙江省东南部,创造着财富神话,以彻底弱势的姿态,顶着“资源禀赋贫乏”的帽子,在巴掌大的温州,就是这群人,是所有口诛笔伐者的活靶子。温州的工业。然而,承受着各方的意识形态的压力,他们则是风眼,往往被边缘化;急刹车时,他们少受庇佑,商人的底色大都以“农民”、“小商小贩”渲染;政策撑起保护伞时,与高学历、海归毫无瓜葛,似乎与“知识就是力量”背道而驰。大多数人都是泥腿子下海,唯一一条水路还是死路。而他们的发迹之路,也不能“靠海吃海”,巴掌大的地方既不能“靠山吃山”,并非“地大物博”,就是我们。

土地,就是我们。

他们的出生地,积攒原始资本,主动或被动地纷纷走上个体工商户的道路,许多出身困苦的人,商业形态处于一种懵懂的萌芽姿态。在历史的感召下,社会环境的好转,舆论的支持,又是如此不可复制。

这是一群怎样的草根?

根底浅薄

他们,但对于某些历史而言,却又似相隔千万里。尽管我们总在事后感慨“历史有惊人的相似性”,它离我们今天的生活不过30年,却有着特殊的历史机遇,听听温州的工业。它更深刻地体现为整个温州团体的特征和品质而被社会各界广为流传。

每一代人都需要自己的革命。政策的鼓励,打造了许多令人惊羡的第一;温州人胆大包天、包地、包海、包岛、包油田……占尽市场先机、屡屡得胜。温州人的胆大包天不是个别温州人的行为,温州人敢想、敢试、敢为、敢为天下先,也是温州人作为“草根商业阶层”实现“中国财富梦”的另类样本。

就是这段“另类”的市场样本,也是温州人作为“草根商业阶层”实现“中国财富梦”的另类样本。

在新中国经济发展大潮中,不过这些模糊的经济模型还远不能与改革开放之后,在不经意间就进入了中国经济史当中,至次年春夏之交为止。”

1978年是当代中国商业史的新开端,每秋凉时开炉,先期收买炭矿,或一人或数人合伙,为日甚暂。客厂者,各以所获炭矿轮流煽铸,数人共一炉墩,有多厂、客厂之分。乡厂者,名生板者,雇募人夫煽铸生铁,开设炉墩于县属溪边河岸,因而铁厂有客厂、乡厂之分:“其收买炭矿,也有土著居民,计每炉一座所需雇工及挑运脚夫约数十人。”设炉雇人冶铁的“厂民”多是外来商人,煽铸生板,雇募人夫,就成为了中国最早的资本主义萌芽的形成。据道光年间《辰溪县志》卷二十一记载:“又有厂民收买炭矿,而这,出现了矿石买卖行为,各自依山为业。”

温州,零星工作,散处众山,煎洗甚易为力,所费工本无多,少者不过五六人,多者数十人,而炉户则负责冶炼:“至于坑、炉各户,浙江温州、处州就开始出现专业的坑户负责采矿,越有死生契阔的感觉。

以分工为基础,距离我们越近的回忆,始终是他们。

明清时期,而主角,永远都追赶不上现实的剧情,再多的条分缕析,每一段又似毫无结局,温州的工业。又难以忘却的历史。

时光层层叠叠,始终是他们。

第一章不可复制的创业史

每一段都有前世今生,又何来失败?不过是一段又一段既无法复制,成功谈不上,如此看来,也只是他们阶段性遭遇的又一次上演,足以使我们的一切成功都垮台。”

如若今日的温州真的陷入困境,但我们仍旧需要尊重那些在身体滑落的同时内心升腾的人,命运的跌宕起伏显得微不足道,一些人的得与失,坠落仿佛是个人的宿命。30年的背景下,一路奔跑。

“这里有一种无处投诉的罪行。这里有一种眼泪不足以象征的悲哀。这里有一种绝大的失败,随后快马扬鞭,为今后的从商之路埋下伏笔。一批别无所有的温州人南存辉、王振滔、尤小平、邱光和、周成建、叶文贵、钱金波……因为无意间抓住了计划经济的软肋,学习温州的工业。积攒原始资本,茫然或有意识地走上个体工商户的道路,奔跑的步伐却显得颇为古典。

岁月又是一个巨大的滑坡,似乎更快,是因为他们奔跑的速度,不能将其简单划归这个奔跑的时代行列,也不可笼统地忝列其中。

他们以懵懂的姿态,是否能够简单归入“大环境向好”?即便无法全然否定,似乎违反了众多史家对于“宏观与微观”的剖析:深究他们的那些或许依旧存疑的“成功”,温州人的过往,并以迅猛的速度奔跑。

之所以如此判断,醒来,经过漫长的沉睡,源于我们的国家,不可避免地被卷入一个又一个集体主义的幸福中。而这一切,赞美祖国与时代。每个人,都把自己打扮成理想的模样,支流末节,以及创造力。

然而,考验着政府的执行力、企业的生存力,都以他们为载体而变得异常清晰而活跃,其丰富的底蕴超过任何一个时代在经济上的裂变乃至突变。新旧交替的意识流冲突、秩序的重构、伦理道德的徘徊、商业规则的确立……一切,能看到被无限拉伸的经济变革,透过他们,温州以独辟蹊径的行走模式凸显了中国经济的创造性与原创性。

市场热气腾腾,人的爆发力总是相当惊人。短短30年,都在沸腾的温州尽览无遗。历史在剑走偏锋的道标前徘徊。在苦难的磨砺与生存的压力下,必然把人的潜能发挥到极致:温州的工业。最美好的与最丑陋的;最善良的和最卑鄙的;最伟大的和最平凡的;最富有生机的和最没有生命力的;最具价值的与最悖论的……以及介入是与非、左与右两极间的中间状态,也很“堕落”:私营经济。

30年风云激荡,在温州也自发演变成一出自下而上的、由无数个个人奋斗史所组成的空前宏大的经济运动。运动的关键词曾经一度很敏感,成为经济命题中的悖论。而一场理应自上而下的改革,创造着财富神话,以彻底弱势的姿态,顶着“资源禀赋贫乏”的帽子,在巴掌大的温州,就是这群人,温州的工业。是所有口诛笔伐者的活靶子。然而,承受着各方的意识形态的压力,他们则是风眼,往往被边缘化;急刹车时,他们少受庇佑,商人的底色大都以“农民”、“小商小贩”渲染;政策撑起保护伞时,与高学历、海归毫无瓜葛,似乎与“知识就是力量”背道而驰。大多数人都是泥腿子下海,唯一一条水路还是死路。而他们的发迹之路,也不能“靠海吃海”,巴掌大的地方甚至既不能“靠山吃山”,甚至有些令人绝望。

一个爆发经济革命的时代,温州实在算不得好,义无反顾地涌入创造气象万千的民间改革先行者行列之中。

这里非但不是“地大物博”,有意或无意地推动商业的变迁,温州的工业。以朴实的思想、观念与行为,他们脚踏实地,游走于民间,皆来自民间草根——崛起于草根,平地而起。这股力量无他,在鲜有政策辐射的劣势中绝处逢生,以不容置疑的速度与力度在中国的经济版图无限放大,这个土地贫瘠、面积狭小、位置偏隅的小城,温州,这是重点。

要论先天条件,一群特定的人们的遭遇是可以折射一些恒定规律的,但精神是可以传承的,甚至完全不可复制,都不可避免呈现出断裂。有的历史,但却是一个很好的目标。

自1978年,当然不可能完全做到,这话夸张了,看到古往今来所有的悲欢,是透过这段历史,无外乎是看谁的叙述更周全、谁的总结更能经受时间的考验。

历史在某种程度上就是时代,结论也不一样。但最无可辩驳的一个标准,方法不一样,这份报告由不同的人来做,其实类似于做一份带有学术色彩的报告,通过个人与群体荫及后世。相比看温州的工业。

然后,无外乎是看谁的叙述更周全、谁的总结更能经受时间的考验。

这是对那一段历史最好的交代。

回溯温州人在当代中国商业史上的脚印,都有独特的精神,每段历史,可不是三言两语的工作。就像钱穆先生所言,他们的失败又所为何来?

要理清这些问题,这种成功出于什么原因?如果他们败了,相比看温州的工业。就像“温州人成功了吗?”需要进行一点稍微深入的推问:如果他们成功,温州人败了吗?这个问题,好事者会问,面临现实与历史的双重烘烤。

烘烤之下,他们成为一种符号,闷声发财;现在,他们不为人知,另一方面也给温州套上了一把枷锁——过去,一方面成为众生谈资,你或许早已听烦。那些人云亦云、落入俗套的桥段,可以表现在一人或某几人身上。

关于温州人的故事,这一番精神,必有一番精神,起码这本书可以告诉你怎样让自己活得更好

——钱穆

一段历史的背后,即当下中国之变局。每个老百姓都应该读一读,泉州成为“东方第一大港”。发人深省!

一座城市的起伏与危机

[精彩试读]

参考书目·293

附录:温州近年经济大事记·275

告别江湖·271

品牌“合力”为王·268

“家天下”·264

回归实业必须面对的三大问题

创投基金——合法的出路·259

融资平台——民间资本的新入口·256

小额贷款——阳光样本·252

从“地下”到“阳光下”

资本新流向·248

转机与回归·242

紧急救火·237

期待新生

第五章归去来兮

黑色钱庄之毒·229

金融体制之弊·222

融资“掮客”逃亡·218

全民信贷疯狂·214

隐秘钱殇

众生相·208

转型之殇·204

悲情故事·200

逃之夭夭·191

楼市全线崩溃·188

迪拜的“烂尾楼”·185

完败与再战·183

深陷2008楼市泥潭·181

内部挤压生命之重·175

中小企业潮涨潮落·171

泡沫渐灭

第四章债云压城

“担保”的变异与猖狂·165

地下钱庄的野蛮生长·160

民办金融的风雨征程·157

难以忘却的过往·152

“资”生万“恶”

所到之处房价飙升·146

温州炒房的奇人奇事·142

温州团的“神州行”·138

炒房:龙港农民城 ·134

疯狂的“温州团”

海外投资有天堂·127

你不知道的舞台·123

上达国企下至民生·118

矿产资源是掘金重地·113

出租车与新能源·107

与暴利共存的温商

第三章与暴利共存的温商

实业的转移与空心化·100

奇特的金融投资现象·096

炒房、炒矿的热潮·092

错过互联网时代·087

机心骤起

政商关系越来越亲·081

实业精神渐行渐远·077

纷争升级·074

内外交困·071

心旁骛力不足

暴富之下的畸形·067

欺诈起步的市场·063

投机倒把的年代·059

转型期的阵痛·055

第二章实业萎缩

制造业走向品牌化·049

新温商异军突起·045

国际舞台竞风流·041

第二次创业蜕变·037

温州模式的兴起·032

第一代温企崭露头角·028

历史欣然翻篇·024

市场悄然绽放·020

风雨侵袭·015

温州游商与供销军·011

“前店后厂”式家庭作坊的兴起·007

根底浅薄·003

第一章不可复制的创业史

[目录]

联系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西区丹棱街18号创富大厦3层电话:010-

经销商:天津华文天下图书有限公司

————————————————————————————————————————————————

畅销书-中国经济

[建议上架]

2.温州之变局,在内容的独家性上有着无可替代的优势,是一本老百姓看得懂的金融书!

1.温家宝总理口中“温州最有权威的发言人”;温州民营企业眼中:“敢说敢做的温州师爷”;媒体、老百姓眼中“接地气的经济学家”——周德文良心之作,特别是在对2012年以后国家行政、金融政策、民生领域的预测尤为令人关注。

[编辑推荐]

2、本书披露了大量外界不知道的真实案例与经济数据,用生动的案例把专业的内容讲得深入浅出,摈弃枯燥的学术语言,难得的是语言通俗流畅,资料翔实、数据准确、论述严谨,兼任世界经济贸易联合促进会副会长。温州市八届政协常委、温州市十届人大代表、浙江省第十一届人大代表。

1、本书作者权威,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温州管理科学研究院院长,起码这本书可以告诉你怎样让自己活得更好。

[图书卖点]

周德文,即当下中国之变局。每个老百姓都应该读一读,指出民营经济未来在中国发展的方向。温州之变局,全方位揭示了形成温州经济崩盘的原因、历程、未来的发展方向等问题,揭露大量温州经济的一手资料,探寻草根商业阶层“中国梦”破灭的基因,会给2012年以后老百姓的生活带来怎样的讯息?

[作者介绍]

本书纪实性深刻解读温州的经济迷局,百姓人心惶惶……民营经济发展先锋面对种种困境如何突围?这将会促进国家在金融和民生领域有何动作,私企老板跑路,投机之风横行,这里实体经济崩溃,温州以独辟蹊径的行走模式凸显了中国经济的创造性与原创性。

30年后,打造了许多令人惊羡的第一;温州人胆大包天、包地、包海、包岛、包油田……占尽市场先机、屡屡得胜。短短30年,吴晓波

温州人敢想、敢试、敢为天下先,区域经济,温家宝,周德文,变局,大败局,炒房,资本,中国在金融和民生领域会有哪些大动作★

[内容简介]

温州,中国在金融和民生领域会有哪些大动作★

[关键词]

存货大类:金融经济存货小类:大众经济

项目中心:远见出版责任编辑:刘洁梅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12)第0号

CIP分类:温州的工业。区域经济—研究—温州市F127.553

出版社:世界图书出版公司ISBN:978-7-5100-4467-0

出版时间:2012年4月定价:45.00元

著者:周德文唐灿开本:16K/19.5印张页数:301页

分类:金融、时政书名:《温州“大变局”》

[基本信息]

★今年房价会下降吗?股市的走势会怎样?未来10年中国经济走势如何?★

★温州成为新经济改革试点后,中国即将变天!)

★私营老板和普通老百姓,破解温州乱局的权威著作

“敢说敢做的温州师爷”;媒体、老百姓眼中“接地气的经济学家”。

温家宝总理称周德文为“温州最有权威的发言人”;温州民营企业眼中:

(2012年温州成为新经济改革试点, 《温州“大变局”》

权威作者!民生话题!独家资料!首次披露!

国内首部全面解析温州经济, 实体经济崩溃 投机之风横行、私企老板跑路、百姓人心惶惶


相比看温州的工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