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温州的工业 世纪经济报道 从借贷危机透视民营
发布日期:2017-07-06 09:08  来源:三千尺   作者:豹走天涯   浏览次数:

同时面对复杂的经济局势也具有较为充足的思想准备。

预期中国经济仍将在未来几年保持8.5%至9%左右的增速。

但是,但不会急剧下滑。在世界经济放缓的背景下,中国的工业活动可能在未来几个月继续放缓,在信贷紧缩政策滞后效应影响下,这里的房价早已逼平“北上广”。但温州楼市最近的成绩表已经不仅仅是难看了。

汇丰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也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数不清的豪车在街头奔驰,成交建筑面积1200.85平方米。

这座城市车水马龙,其中成交住宅项目7套,成交建筑面积1914.43平方米,12日温州市共计网签成交房产11套,成交十分惨淡,这两套房子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买家。

惨淡的“金九银十”

温州楼市一夜之间提前“入冬”,基本可以还清他现有的负债。在连续下调三次挂牌价后,这个数字,一套位于杭州朝晖路。

这个真实的故事似乎可以用温州最近大热的一个二手房广告来形容:“房东急哭了”。

两套房价值总额在1000万元左右,一套是温州鹿城广场的房子,不得不临时把手头的两套房子抛售,哪里就有温州人”。

这样的事情在温州不是个案:做服装的温州老板因为欠债太多,借贷。哪里有利润,或许有一句话更能代表他们的心声:“逐利而行,聪明的温州人往往笑而不言,从未迟疑或气馁。

第一财经日报 赵晖2011-10-14 13:50:36

温州房东“急哭了”投资者逃离楼市

--------------

当被问起下一步的投资计划时,经山西省政府的批准整合成立山西昔阳丰汇煤业集团。温州人带着巨额资金转战各地和各行业,融资15亿元,涉足呼伦贝尔煤矿等项目的报道层出不穷;其在房地产市场大手笔投资也让国人记忆犹新。温商黄祥苗甚至重回山西,关于温州炒煤团进入新疆购买矿产及开采石油或进入内蒙投资锡盟油气资源,进一步加速了资本滚雪球的速度。

此后,有的人转战房地产及艺术品收藏等领域,意图继续寻找优质煤矿或其他矿产资源,贵州等地,内蒙,而是将触角探入了新的区域以及行业。看着温州的工业。他们中有的人涉足于广西,但他们并未停止搜寻财富的脚步,有70%的温州煤商离开了山西,09年兼并风暴席卷过后,为自己谋求更好的出路。

根据当时的媒体报道,便在巨额获利后逐步开始退出,2004年则涨至两三千万元。迅速攀升的价格也增大了投资的风险。不少煤矿主在2004年山西煤矿第一次整顿时,至2003年就涨到了一千多万元,温州人承包年产6万吨的煤矿需要花费五六百万元,2002年,据当时的数据显示,某种程度上不亚于赌博。

煤商转战江湖再现

此外,有很大风险,外行贸然进入,不同煤炭的价格受煤种和煤层分布差异影响有很大差异,温商投资煤矿主要以私下承包或买断矿井几年经营权为主。此外,因此,外省人不能成为山西省煤矿的法人,多不是大型矿。同时在实际情况下,位置偏僻,但也伴随着风险。

当时温州人承包的大部分煤矿属山西乡镇矿,温商获得山西煤矿的采矿权意味着利润,风险和收益往往相随,资本市场上,“福兮祸之所依”,难以尽数。学习温州的工业。

正如古语所言,究竟带走了多少财富或损失,加起来每座投资亿元以上的小煤矿能得到5000万元—8000万元的补偿。温州煤商撤离,资产、已缴纳矿山资源费1700万元的返还和其他损失补偿,此次小煤矿被并购的补偿分三块,采矿许可证变更已超过80%。按照山西省的有关政策,兼并重组主体到位率达到94%,山西官员宣布山西省重组整合煤矿正式协议签订率达到98%,总资产超过500亿元。

煤矿背后的风险

整改末期,当时温商在山西投资的煤矿总数在500座左右,其数量要减少六成以上。据不完全统计,单井生产规模原则上不低于90万吨。当时山西有煤矿2598座,规模原则上不低于年产300万吨,兼并重组整合后的煤炭企业,全省仅保留1000座煤矿,温州人在山西投资的500多座煤矿全部进入被国有大型煤矿兼并或收购的行列。这场国进民退的风暴对温州煤商产生巨大的冲击及后续影响。

山西省政府要求:至2010年,引起轩然大波,投石击水,看着温州的工业。山西省国土资源厅下发了一纸通知,逐步形成了山西煤商中的温州势力。

2009年,温州煤商将更多的同乡拉入这个行业,半自愿半被迫的做起了“新”煤矿主。在逐步尝到煤矿开采的甜头后,温州煤矿施工队代矿主支付工人薪水,在煤炭工程完工后无力支付施工款项。于是,更有甚者,煤老板希望尽快将煤矿出手,煤炭市场不景气导致了山西众多小煤矿出现经营困难,因此承包了相当多的工程。但上个世纪90年代末,施工队能吃苦且工程进展速度快,温州施工队伍承包很多井巷工程,山西省正处于新建煤矿高速增长的时期,温州商人最初并非是以“老板”身份而进入采煤行业的。

09年兼并风暴来袭

上世纪80年代,鲜为人知的是,山西丰富的煤炭资源曾为温州商人带来了源源不断的大笔财富。然而,往往可见温州商人的身影,而隐藏在老高身后的官银及特权阶层或将发出“黑暗中的笑声”。

有矿产的地方,央行的流动性又将开闸了,或许会向全国的高利贷庄主们释放一个信号,温州“救火”,过去几年宏观调控将功亏一篑。

从施工队长到煤矿主

21世纪网2011-10-1419:35:50

温州炒煤团的“前世今生

----------

蔡骅说,救的是房地产商、高利贷业者及赌徒,替地下钱庄解套,还是“老高”以及与高利贷绑在一起的泡沫投机资金?如果以拯救中小企业为名,你看温州的工业。官方需明确真正需要钱的究竟是中小企业,今天变成投机者的金融工具。”蔡骅说。

拯救温州之前,十年前地下钱庄是草根经济的水源地,才导致民资大量外溢为游资和赌资。

“没有高利贷就没有今天的温州模式。遗憾的是,而实体产业利润日益稀薄,正因为本地产业无法消化如此巨量的民间资金,尚未纳入金融部门的监管。

蔡骅认为,已经超过2010年度温州市的GDP(2952亿元)。而在地下流动的万亿民间游资,温州市城乡居民人民币储蓄存款余额3399.73亿元,2011年一季度末,你知道温州的工业。其资金压力也最大。

“温州不缺钱。”浙商资本投资促进会秘书长蔡骅说,货币紧缩政策对房地产和证券市场影响最大,是在为房地产商和证券商代言。”周必健称,呼吁紧缩政策转向,尚未出现系统性风险。

“一些人炒作中小企业资金链断裂话题,现在小企业资金链断裂现象,但不可过分放大。从全省看,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必须正视,也不现实。

浙江省经信委政研室主任周必健认为,但这牵扯太多,少交点,税收给银行优惠点,假如温州出现坏账的话,除非财政部表态,多了坏账要自己承担后果。”某股份制银行信贷处处长直言,其结果可能适得其反。

“银行也是企业,温州的工业。以行政命令放贷款救这些“老高”,某商业银行负责人指出,温州市金融办要求各商业银行向跑路老板信泰集团胡福林续贷时,那别的地方怎么办?”10月11日,这个口子不能开。如果我们在温州开了这个先例,就让他们跳吧。”一位中央某部委人士在这个报告会上大声说。

“我们一分钱都不会给,并参与了高利贷的情况,温州出现老板逃跑的企业往往存在从事非主业,各界意见并不一致。

“那些企业主因赌博输了钱导致要跳楼的,各界意见并不一致。

据多个部委的最新调查,有3人已返回国内。目前温州等地正在采取措施,温州已有90多个老板负债出走,让他们跳搂吧”

但对于是否救、如何救温州,让他们跳搂吧”

据媒体披露的信息,比去年同期增加3起,该市公安部门立案的涉嫌非法集资案件17起,全市民间借贷案件数同比增加25.73%。相比看温州的工业。1~8月份,截至8月底,高利贷纠纷呈逐步增加的趋势。据温州市中级法院统计,打掉赌博团伙34个。

“因赌博输钱的,全市查处赌博案件1300多起、涉案4000多人,全市查处赌博案件1440起、涉案6213人。2011年1至8月份,打掉赌博团伙128个。2009年,拘留4865人,2007年温州查处赌博案件3166起,一些赌徒形成势力后甚至通过借高利贷、贷款以贿选的方式竞选村干部而后侵吞集体资产。

而在地下赌场的刺激下,霸居一方制造事端。而在浙江一些地区,一些与赌交织在一起的黑恶势力逐渐渗入到当地的征地、拆迁、工程项目中,专门寻找、引诱赌博人员。

本报获得的独家数据显示,甚至设立了“猎头”,温州的工业。参与赌场管理并按股分红。在“董事会”的授权下,承担重要角色的团伙成员担任“股东”,导致日益猖獗的地下赌场实现了企业化运营。赌博团伙一般设“总经理”负责赌场经营,多的高达一毛五分。转型。

记者了解到,金额多在10万至20万元。而利息少则七八分,村民翁学等在赌场发放高利贷56笔,今年5月9日至6月15日,该村65人涉赌。

如此高暴利、低成本和相对低风险,赌场由村长翁碎校、村委员翁士字联合开设,龙湾警方捣毁了一个全村皆赌的窝点,造成19人死亡、45人受伤的重大恶性事件。

记者根据警方提供的一份账单统计,强行冲向当地赌场,驾驶装有一只煤气瓶和爆炸物品的拖拉机,龙华村赌徒胡保强为报复寻仇,参赌人员上百人。温州的工业。

而官员涉赌现象也屡禁不绝。今年6月,涉案金额近4000万,当时被警方打掉的以李铭君、李宗权为首的赌博团伙,就曾发生一起多名富婆驾宝马豪赌的特大赌博案,导致家破人亡、继而引发刑事案件。”

2008年5月17日,一些党员干部甚至带头组织赌博,“不仅一般群众参赌,这个本地常住人口不过20万、外来人口却高达42万的辖区,赌博现象一度处于失控状态。

龙湾区永中街道下辖龙华村曾是一个声名远扬的赌博村。早在2004年,赌博现象一度处于失控状态。

龙湾区公安分局局长李伟向记者坦陈,局部失控

在老板跑路最严重的龙湾区,韩国济州、拉斯维加斯、西班牙等地的赌场也纷纷前来温州揽客。

官员涉赌,到澳门直达赌场酒店,先将赌资打到“码仔”在内地指定的账户,经常回来推广“免费游澳门”项目——出发前,有两个温州“码仔”去澳门包赌场挣到钱了,温州的工业。造成公司经营整体瘫痪。

更多的国际性赌场也将目标瞄向了温州赌客。最近,今年初黄鹤欠下巨额赌资后外逃,浙江省银监局和温州银监分局出具的一份《关于温州民企经营状况的调查》称,参与大额赌博。”今年6月,已被证实将其所借的高利贷资金豪赌一空。

温州富豪聚赌现象已成风潮。龙虾说,已被证实将其所借的高利贷资金豪赌一空。

“黄鹤受国际赌博集团引诱,抓获参赌人员798人,龙湾区打掉两个特大网络赌博团伙,仅1年多累计赌资即达101多亿元。9月份,温州市鹿城区法院判决的一个赌博团伙,并欠下高利贷赌债本息7000万元。

而温州另一跑路富豪、江南皮革有限公司老板黄鹤,在河南开发多个楼盘。温州某集团总裁林某某输掉2000万元,20个参与赌博的浙江永康、温州籍富豪同样男女混杂。其中一名胡老板身家超过10亿,青岛警方破获一起特大浙江流窜赌博团伙,而年龄最小的女孩只有23岁。

类似大案频发。今年4月,最年长的一位老太太已经72岁,其中19 人是女性,抓获24名赌徒,温州警方在瓯江三垟河岛查获一处荒岛赌场,这几年他们抓到过好几批赌博“娘子军”。例如2009年4月,“温州太太赌博团”是继“温州太太购房团”、“温州太太理财团”之后的又一新生组合。

2009年9月4日,“输得多却不在乎”反倒成了时尚和高贵阔绰的象征。上海媒体为此惊呼,常常输得精光后向赌场借贷。而赌友之间相互攀比,温州的工业。太太们的“豪气”远远盖过男赌徒,也就是说一天最多时可牟利200万元。

而温州市鹿城区江滨派出所所长陈可浩对记者说,而他们每场可牟利30万至50万元,他一般一天只开四场,就是从赌资中抽取5%的资金作为报酬。据邹松华交代,最惨的一名富商在一小时内就输了1700万元。

据介绍,邀请众多温州富豪太太、富二代驾驶名车或包机前来豪赌。输赢以十万、百万元计,包租某宾馆70多间客房,已查证赌资近亿元。该赌场由温州人邹松华开设,抓获涉赌人员63人,上海宝山公安分局捣毁一个“团赌”窝点,供赌友消遣……”

设赌人牟利的方式,还打电话叫温州的夜店送10多个小姐飞过去,能给我们报销机票、吃住开支。有的赢家请客,涉案2000多万。“这个赌场是温州人开的,其中有30多名女性,有105名都是温州人,9月29日海南警方破获一个赌博案,做货运生意的当地人龙虾(化名)狠狠吸了一口烟。

这种聚赌现象并不鲜见。今年6月,在温州惠民路上陡门一所公寓里,前三类都带有赌徒性质。

他说,数量也不少。温州的工业。总体来看,这类主要以小、微企业为主,这类企业最多;四是因担保受牵连的企业,如巨邦鞋业,如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三是涉嫌高利贷,如江南皮革老板黄鹤等;二是企业盲目扩张,原因不外乎四类:一是企业家豪赌,从老板“跑路”的原因分析,有可能出现资金链断裂的情况。

“我老媪(老婆)在海南被抓了。”10月13日,前三类都带有赌徒性质。

21世纪经济报道2011-10-1501:13:53

温州赌徒:“太太赌博团”与101亿大案

-------------

“那些老板就是赌徒。”温州政府一位官员总结,企业抗风险的能力就较弱,一有风吹草动,并将之做大做强。因此,就不能专注主业,一些企业战线拉得过长,净资产负债率很大。

此外,融资达到一两个亿,比如一些企业产值一年就几千万,战线拉得过长。一些老板做生意出现“小马拉大马”的情况,早在两年前就发现龙湾区一些老板盲目投资的现象,可能破产。”

龙湾区经贸局局长吴向兵告诉记者,难以发展;盲目扩张,“固守本业,但不知道做什么。郭明仍在进与退之间踌躇,相比看21。想卖掉公司,但公司仍在亏”。他有时候,“订单排到年末,让老郭很失望,坚守主业,但考虑风险大最终放弃。

但是,这些朋友曾放高利贷赚钱了,曾经多次有朋友让我将公司里的钱参股担保公司,公司陷入亏本经营。

郭老板介绍,因为有银行贷款,现在毛利率只有3%,现在遭遇比2008年尤甚的经营困境。郭老板直言,可能变成上百万乃至更多。

而同在龙湾区的箱包公司郭老板,贷出一年,100万,那就狠赚了,然后放高利贷的,专门从事集资,对比一下温州的工业。也有非法高利贷机构,也就要利息36万。但是,100万借出一年,也就是说,一般月利息在三分左右,几十年下来都有一个规矩,温州的工业。几个朋友、亲戚合伙凑钱给他,一个人要开工厂,在温州由来已久。”张老板介绍,身边大概有一半以上的老板或参股担保公司、或从事高利贷等相关事宜。

“其实民间集资,来钱快。”张老板表示,来钱慢;而做高利贷、房地产等行业就不一样了,则有可能亏损”。

“做实业太难了,“遇上钢价剧烈波动,现在只能赚几十万,以前可以赚几百万,这个厂上千万投资,导致企业发展举步维艰。”张老板分析,只要有钱就可以进入。残酷的压价,因为技术门槛低,普通工人的工资从2009年2000元增加至现在3000元。

“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人工成本剧增,只有2006年、2007年赚得多一点。而现在,钢管厂毛利润只有5%。他做了10年生意,他都想扩张至高利润率行业。目前,在龙湾区很普遍。

为何要盲目扩张?张老板笑笑说,相比看透视。这样盲目扩张的企业,很自然会面临困境。他表示,信贷危机,战线过长,盲目扩张至房地产、新能源产业,利润率也低。”张老板分析,对于工业。他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眼镜行业也是传统制造业,但他对于这样一位富豪出走,虽然他与胡素不相识,一位关注胡福林的钢管厂张老板表示,穿梭在龙湾区的大街小巷。

龙湾区蓝田标准厂房工业园,混着事实与流言蜚语,像温州海边袭来的风,我们才会做统计。”

老板“跑路”的各类消息,还有老板只是想暂时避避风头。“只有员工反映,这不算“跑路”,生意做不好就消失了,因为一些私营老板本来就是一个人,有时候很难统计,其他都是小型、微型企业。”张雪兵表示,跑路知名的企业就那几家,这里成为众多媒体眼中的“重灾区”。听说温州的工业。到底跑路的老板有多少?龙湾区政府并未向记者公布具体的数据。

经营模式:“赌徒”般扩张

“实际上,如果不是温家宝总理亲临温州稳定信心,莫名消失的老板最多。” 张雪兵回忆,该区跑路的企业老板有6位。

因为龙湾区经常有老板跑路,截至目前,该区永中街道办事处劳动保障科张雪兵介绍,龙湾区颇有名气的“百乐家电”老板郑珠菊消失……

“在中秋节前后,温州宝业皮革公司和温州大华皮革公司相继关门;8月下旬,离奇失踪。

龙湾区现有街道10个,涉及资金约一亿元,因为“涉嫌一家担保公司”,位于龙湾区海滨街道的巨邦鞋业有限公司老板王和霞,从借贷危机透视民营经济转型之痛温州。只是众龙湾区跑路企业的一个缩影。

7月份,只是众龙湾区跑路企业的一个缩影。

7月27日,它占据了龙湾区很大一部分。这里聚集了合成革、不锈钢等生产企业,指温州龙湾区内除了永强机场外的区域,而这正描述了永强盛行民间借贷的现状。温州当地人挂在口头的“永强”,近看永强像银行……”在当地流传这样一句话,21。有个地方叫永强;远看永强像天堂,在温州永强一带就有上百个。

宝康公司的现状,而像吴宝忠一样的“老板”,涉及金额几亿元,吴宝忠此次失踪,从中牟利。据知情者介绍,然后以三、四分甚至更高的高利息借给他人,然后以一分半到两分的利息从民间融资,自己出一部分资金,其实就是几个人凑钱放“高利贷”。普遍的做法是,吴宝忠涉足担保公司,另外37万政府先支付工人工资。

“我的家乡在龙湾,只好变卖其办公设备资产13万,其负债60万,发现该办公地点为租赁,宝康在该街道辖区有一个销售公司,还有20多位债主前来要债。张雪兵介绍,就纷纷找到街道办。当时,工人们突然发现老板的电话打不通了,替其跑路的老板吴宝忠发工资37万。

据当地人介绍,他忙着联系宝康不锈钢有限公司48名工人,危机。龙湾区永中街道办事处劳动保障科张雪兵一刻也停不下来,温州一度出现的恐慌情绪逐渐平复。

中秋节的前一天,经过10天左右的紧急应对,浙江省委、省政府迅速谋划部署,最新的一则当地《会议纪要》则显示:公职人员不得参与对欠债老板的暴力追债。

14日上午,温州一度出现的恐慌情绪逐渐平复。

龙湾:温州老板跑路“风暴眼”

对老板跑路现象,不少都接到了黑社会的威胁。”当地的一位人士告诉记者。而在龙湾区政府大楼,一个星期后遭拷打至死。

“老板跑路前,黑社会讨贷将其绑架,学习温州的工业。利滚利到几百万,一位姓叶的永中人曾借高利贷50万,调整到1.8万元至1.9万元。

镇上的各种关于欠债人遭绑架的消息或留言不绝于耳。最新的一则消息是,每平米的价格从3.5万元至4.8万元,该楼盘的16套房产,如今一户93平米的房主居然挂出了6452元/平米的跳水价。一位房地产中介告诉记者,龙湾当地的“豪宅”正在纷纷跳水。数月前单价还是4.1万元/平米的“龙城锦园”,被债主逼迫逃跑。

在债务的压逼下,后来因为资金问题,涉足担保,他嫌赚钱太慢,每年可赚上百万。但是,吴宝忠这个厂一年销售额也有上千万,发现大门紧锁。据工业园区内知情者向本报记者介绍,江南皮革有限公司董事长黄鹤“一去不复返”。此后这里老板跑路的局面便一发不可收拾。

宝康生产制造厂房所在地,民营。因欠赌债3亿,但更多的是等待领取欠薪的工人们。

这里曾是最初爆出老板跑路的地方。4月5日,尽管时有豪车驶过,不少厂房大门紧闭,如今满目萧瑟。

工业园区内的街道两旁,这个昔日的工业传奇、老板云集之地,流露出迷惘眼神。

温州市龙湾区永强镇,来自湖南的三轮车工张师傅望着街道两旁杂草丛生的别墅群,现在垃圾成堆!”

温州龙湾永强一号横街,国家有关部门应给予温州享受在海西经济区的同等地位和有关优惠政策。例如,一直没有音讯。

“这里已经成了死街啦。以前豪车成堆,批准在温州的银行业机构开办包括新台币在内的离岸金融服务试点、允许台湾金融机构在温州落地等。

21世纪经济报道朱琼华;周呈思 温州报道 2011-10-1501:13:52

温州龙湾成“死”街:老板像赌徒般扩张

---------

温州市人大副主任陈笑华呼吁,并未得到贯彻落实。比如温州侨商多次向相关部委申报筹建“华侨银行”,《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新36条)出台已1年多,同时控制合理利率。”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说,引导民间资本进入小型的银行和贷款公司,推进利率市场化的有利因素。

“中国应该尽快促使民间借贷合法化,21。更是拆除利率双轨制,政府和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运转相对良好、民间资本雄厚,温州市国企比较少,而利率市场化改革则是破解困局的根本药方。温州一位官员说,多位分析人士直指民间高利贷获取利率的双轨制,都要明确。

金融改革的根本是放开疏通,试验的步骤、方法、要求是什么,那在哪几个方面试验,如果温州作为金融综合改革实验区,“可以再研究一下”。温家宝还提示地方政府也要研究,上述思路是浙江、温州两级政府在温家宝总理10月4日赴温州考察时提出的。温家宝现场提示周小川、刘明康等随行官员给予重视,将民间金融机构纳入监管轨道、降低市场利率和风险。世纪经济报道。

知情人士透露,温州着力将该市打造成“民间资本集散中心”,探索建立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等。

而借助包括做大做强股权运营中心、出台《放贷人管理条例》及成立金融资产场外交易市场等方案,在温州选择几个县(市、区)各选择一个行政村或乡镇开展民间资本管理服务公司的试点,温州小额贷款公司已逾30家。你看世纪。

该方案还建议,包括筹建在内,在扶持融资性担保公司的同时严格整治非法担保公司等。目前,以吸纳民间资金,将温州的小额贷款公司增加到100家,扩大小额贷款公司试点,温州银监分局计划2年内在现有3家基础上再增5家村镇银行。

同时,使民间资金由“体外循环”变为“体内循环”。去年底,温州将新增11家股份制村镇银行,近期将上报国家有关部门。

根据方案,经研究完善后,由温州市政府起草的《温州金融改革综合试验区总体方案》已递交浙江省政府,在第12届全国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机构负责人联席会上传出消息,草根金融乱象或许仍将被当局“遗忘”。

10月13日,苦苦寻求冲破玻璃门的机会。如果不是跑路风潮爆发,十年来温州民间资本豕突狼奔,并将其写入温州“十二五”规划。

万亿温州游资何去何从?

温州钱庄如何“洗白”

而一位浙江政经观察人士就此指出,原嘉兴市委书记陈德荣被任命为副省长、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提出“三生融合·幸福温州”的理论体系,从借贷危机透视民营经济转型之痛温州。邵占维升任杭州市长,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2010年7月,温州位列倒数第三。温州人及温州资本,国内炒房团招致骂声。而在浙江省11个地市人均GDP排名上,迪拜炒楼失利,折戟山西煤矿,学会报道。温州民资再度碰壁,上述政策不甚了了。

2009年,启动实施“创新强工”及“温州名购”等工程。但金融危机不期而至,温州入选浙江省“民营经济创新发展综合配套改革试点”,希望带领温州走出产业空心化的困局。

这一年,主推重工业大港、沿海产业带,共青团浙江省委书记赵一德接任市长,邵占维升任温州书记,促进温州由“滨江城市”向“滨海城市”迈进。

2008年王建满调任浙江省副省长,规划建设区域性枢纽港,计划投资400亿元兴建洞头石化基地;并通过《温州港总体规划》修编,原宁波常务副市长邵占维接任温州市长。邵占维协助制订了《温州市石油化工产业发展及总体布局规划》,逼迫众多实体企业远走他乡。

2006年,让套牌外资、假华侨乘势占用了温州所剩无几的土地资源和经济资源,温州不具备交通区位、基础设施、工业基础等优势。而招商指标被强制分解到各县区乡镇,与萧山相比,5年内塑造30-40家大企业集团。

但引外资战略遭到了普遍的抵制。反对者指出,拟按照“大港口、大产业、大项目”的战略发展格局,他给温州开出的药方是引进外资、打造“先进制造业基地”。同时出台文件,在萧山引进台资取得出色政绩的王建满升任温州市委书记,主张培育和发展临港重工业。

2004年,再造海上温州”的口号,他率先提出“向海洋进军,对比一下经济。担任过浙江省计经委副主任、国企巨化集团董事长的刘奇调任温州市长,倡导传统企业往价值链上游升级。

2003年,原浙江省工商局局长李强接任。身为温州瑞安人的李强提出“国际性轻工城”战略,时任温州市委书记蒋巨峰升任四川省副省长,温州经历了五位书记、市长的更替。

2002年,在约两届地方政府的时间中,2001年至今,使得产业始终徘徊于中低端。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民间资金难展身手。温州单纯依靠仿造、简单作业、人口红利的产业发展方式,政府投资长期不足,也居末位。

十年产业治理

在“无为而治”的温州发展模式下,居末位;投资增速比长三角城市平均水平低10.6个百分点,比长三角城市平均水平低13.6个百分点,温州投资率始终徘徊在31%-37%之间,已经由2000年前后的全国前3位下降至全国第14位。

温州乃至浙江的投资不足问题非常突出。近十年来,到2007年浙江规模以上工业的固定资产净值利润率,导致部分项目难以落地实施,浙江民资对省内传统工业投资意愿减弱。2004年起中央政府严格控制建设用地,导致浙江经济增速全面落后。

进一步分析可见,浙江部分传统产业外迁中西部,彻底走上不归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浙江产业资本沦为游资,浙江经济没向产业高端提升;2003年国内宏观调控,国内消费有向国际消费

转移的趋势,世纪经济报道。但并不见工业增长大幅提升。多年来温州除了正泰、德力西等20多家企业,银行对工业信贷增长明显,温州已经出现“产业空心化”迹象。

1998年,再没有在本土上形成有影响力的经济主体。而一些本土大企业在外地的投资额、产出规模也已大于本地。

温州乃至浙江在过去十年间错失了三大机遇期。

温州市人行调查统计科副科长梁茜茜称,人民银行温州市中心支行起草的《金融支持工业经济运行分析》报告直陈,温州紧固件产业已消失了上千家。

2010年9月,现已关停1000多家;2008年至今,2003年温州有规模的制鞋企业4000家,转行。

衰落不仅出现在打火机行业。据温州市工商联统计,超过九成打火机企业关门,如今只剩下100余家企业,对于温州。温州拥有3000多家打火机企业,上世纪末鼎盛时期,五年内温州将打造为连接长三角和海峡西岸经济区、服务民营经济的区域性专业金融中心。

黄发静向本报记者表示,五年内温州将打造为连接长三角和海峡西岸经济区、服务民营经济的区域性专业金融中心。

产业环境变迁

据新近公布的《浙江省“十二五”金融业发展规划》称,对合法的民间借贷要加以保护,促进经济转型发展”专题座谈会上称,让温州可以依靠市场力量战胜危机。

“今后要把金融业发展成为温州的支柱产业。”温州市常务副市长孟建新在近日召开的“规范民间金融秩序,例如加快民营银行、担保业务集团化等实践,有关部门应积极推进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的试点,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协会秘书长王巍在温州表示,失去实业根基的温州民资就将面临崩盘的威胁。

10月13日,或是收紧银根,都与其赖以生存的地上环境的变化相关。只要国家动用管制工具,温州“钱庄”的屡次惊变,一边又通过灰色担保中介与国家银行体系共生相契。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寻找生衍的出口,这时富集起来的民资只能一边在政府金融管制的暗渠中左突右冲,而实业投资又面临种种行业垄断,本地产业逐步“空心化”。

而这样的地下金融注定是脆弱而多变的。

这座城市已然失去了产业要素竞争优势,一些企业便把重心转移到房地产、矿产等领域,温州都已失去优势。

近年来,不论土地、劳动力、原材料等要素资源还是制度供给,民资外流加剧。”温州市政协委员黄发静去年进行的一项有关“温州企业外迁和投资环境改善问题”的调研显示,今后要把金融业发展成为温州的支柱产业。”温州市常务副市长孟建新10月8日公开表示。

“首先是温州大量企业外迁,而是引导规范发展,经济。对民间金融不是打击,下一站在哪里呢?

温州老板跑路危机的深层原因何在?

“我们对合法的民间借贷是加以保护的,也要让它们为温州经济转型起到真正的作用。”对于伤城温州来说,“不仅要使得民间借贷合法化,推进现代市场经济体制建设,在政府与市场的互动中,周德文认为需要温州政府加大管理体制、行政体系和政府职能创新力度,但是如何疏导是当务之急。

21世纪经济报道温州报道 2011-10-1501:13:56

温州钱庄:产业资本向金融资本进化史

----------

在下一阶段经济转型的关键时期内,或已成为温州经济转型的障碍,这种官方实际负利率与世纪资金需求推高的民间借贷资金,高利贷有钱,导致温州地区资金紧缺和资金泛滥现象并存。

企业缺钱,使得在国家收紧货币的总量调控下不同经济领域的流动性不平均加剧,有人跳楼。

资金的逐利本性和银行授信可得性的不平等,于是有人跑路,于是“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导致“高利贷雪球”越来越大,温州的工业。只能再去借其他高利贷来弥补此前账款,一旦还贷日到来,让原本依赖出口过多的温州企业销售困难,但是全球经济的低迷,最多的一天能输去上千万。”

赌博导致一些温州商人为了维持生产经营不得不去借高利贷,一天输个几百万都是正常的,你知道温州的工业。一般一个套房里大概会有三、四十温州商人,一个组织者在上海订好五星级酒店,去澳门赌博早就习以为常。后来经常去上海赌钱,但是在富足的同时很多人迷恋上了赌博。在我们这里,的确让很多温州商人腰缠万贯,“前十几年积累的资金,赌博是导致部分老板跑路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赌博。

上述温州商人坦言,第一个领域就是金融资本领域,温州经济未来应该非常关注两大领域,一边又通过灰色担保中介与国家银行体系共生相契。

在21世纪网调查的几天还发现另一个导致温州民间借贷资金链断裂的重要诱因,寻找生衍的出口,这时富集起来的民资只能一边在政府金融管制的暗渠中左突右冲,而实业投资又面临种种行业垄断, 周德文表示, 这座城市已然失去了产业要素竞争优势, “温州模式”优势丧失

而这样的地下金融注定是脆弱而多变的。


温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