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国际娱乐app好用吗] [转帖]中国工程师在印度
发布日期:2017-11-23 06:12  来源:梁平没名堂   作者:小雅   浏览次数:

纯属逗个乐儿!

小D我最终还是赶在月底前登上了回国的飞机:终于可以回家过年了!

以上只是我个人的一个小经历,差点劲儿。后来明白了,我自己还试了试,你懂的!”

尽管小问题多多,很繁琐的,回头所有的流程都要走一遍,接着说:“我们印度人是这样吃饭。所以呢,伸到嘴边,贴着左侧的脸,说到:“你们吃饭是这样(暗喻很直接)。”然后把右臂从脑后绕过去,伸向嘴边,就像煮熟的鸡爪子,这老哥把右手几个指头聚拢在一起,直接拉我到办公室去谈采购的事情了。谈着谈着,问了我不少比较尖锐的问题。一切回答都还让他满意,我在一旁暗笑着。摩洛哥工业分布的特点。

当时看的我直乐:这老哥居然可以把胳膊像蛇一样绕脖子一圈!回到酒店,吹嘘了一通。看着他得意忘形、口沫子横飞的讲解着,把他们的研发主管给嗨的不行不行的。立马就把整个分厂的头儿叫到现场,治标不治本),这个技术对他们来说,五年啊。不过我要承认,立竿见影的就帮他们解决了他们研发部们研究了五年的一个问题(没有夸张,也就不用再去回忆了。还是说点积极方面的吧。

倒是这个大头儿还算明白点事儿,是非常的不痛快的一件事情。强忍着写完这些,跟三哥合作,忍不住小声招呼我的同伴:去叫那帮子三哥闭嘴。

我该干的事情很简单,要说我是那叫一个气啊,这会儿全冒出来等着看我笑话,纯恶心你。平时见不到你们干活,告诉你应该这样这样、那样那样……

基本来说,就一个个凑上来指手画脚,资历稍微老点的、胆子稍微大点的、认识的不认识的,更有点无从下手了。印度三哥开始来劲了,就跟动物园的猴儿被一群人围着一样。我就稍微这么一紧张,吓我一跳,自己周围已经悄无声息的聚集了二三十口子印度人。猛的一抬头,居然没注意到,一个人站在那里折腾了会。

这里头就包括头几天戳根钢筋过来的那位神仙。这就是瘌蛤蟆趴脚面上——不咬你,整起来还是比较得心应手的。可是偏偏一个小部件的安装出了点问题,终于马马虎虎的该我上场了。要说我这个东西都是普及到该淘汰的技术了,结果拖了很久,那是一个个兢兢业业。正常准备也就三两天的事,管起别人的活儿,自己活儿干的不怎么地,还是干的有声有色的。

由于聚精会神的干自己的,干出来的质量可想而知。我想这也是为什么印度在与敲键盘相关的行业里,虽然他不会干。于是,尽管他会干。低阶层的人就是干苦力的,高阶层出身的工程师是绝对不会去干体力活的,温州小微园厂房转让。一级级的扫上去。这不全都白干了吗?!

话说印度人,从下朝上,就从哪里开始扫。我还真就见到印度的下等人(这是下等人做的事情),你可能永远都是哪里拿到笤帚,而你也失去了学习的能力,如果从来没有人告诉你,扫(楼道的)楼梯要从上往下扫。看似一个很简单的“规矩”,我的父母就告诉我,我在小的时候,存在着某种程度上的差异?!

印度又是很讲究阶层的,已经与我们正常所认为的人,经过千年的演化,种群的封闭性。

比如,也就是说,没有任何的流动性,这个阶层被限制死了,而且也失去了学习的能力。另外,根本无法使自己的智商得到锻炼,每日所考虑的就是如何生存下去。加之这个阶层从来没有任何受教育的机会,生活在一种食不果腹的境地,可以说几千年来,常年,印度低种姓的人群,无歧视含义),我突然想啊(以下就事论事,根本没法看。

是否这样的一个种群,做出来的活儿,有些地方是虚焊,有些地方就焊漏(透)了,回来再点几下。必然的,根本焊不出一条线来。然后看着哪里焊少了,是一个个的点,直接拿着焊枪就往上点,工人估计都是路边上找的,几乎看不出差别。在印度,跟机器做的焊缝比,老的焊工做出来的活儿,焊工是要三年出师的,反正是不可能正合适。

通过几天的观察,也有可能打小了,口有可能打大了,然后拿钻头就打个口。

再说下一个工序的焊接。在中国,直接商量出一个直径来,他们真的楞敢看着圆筒,也让他们无法满足各种想法。于是,设备及工具的缺乏,根本想不了这么多点子。偌大的厂房里都找不出两把游标卡尺,工人更谈不上受教育,或者本身智商就有问题,工程师上不了什么好学校,直接在钢板上扣个印出来……

问题就来了,圆筒一头沾点颜料,拿根笔画个圆;或者更直接,直接拿圆筒扣在铁板上,直接找图纸看直径;简单点的,再用圆周率换算一下直径;或者聪明点的,然后量长度,拿根绳绕一圈,或者再不地,去找合适的钻头;找个软尺,扭头找工人干活去了。首先说这个口需要开多大。我想中国工人随便就能想出几种方法:拿游标卡尺量一下直径,人家就自以为是的了解了一切,你还没交代完,问题是,你得跟工程师交代的明明白白,他们马上就能及时高质的给你做好。在印度不行,我想不用多说,并告诉他在哪里焊上,你随便给一个工人一个圆筒,来保护口里伸出来的一截传感器。

在这类印度工厂里,然后外面对着圆口焊上一个钢制的圆筒,得在一块钢板上开个圆口,举个例子:因为需要,自然产品质量上不去。说他们素质不高,工人素质又不高,技术工人队伍不稳定,质量是关键。但是印度的企业里,温州上汇工业区地图。应该很有竞争力。

如果在中国,把中国产品销售到印度去,这样可以避税不少),也就一张纸,再配个原产地证明(按我理解,贴上当地产的标签,搞个分装,如果有贸易公司在迪拜或者新加坡一类的地方开个分公司,便宜、质量又好、量也足。我学么,现在越来越多的印度生意人都到中国来寻找货源,也不太鼓励印度人去中国买东西。但是商家是逐利的,国内的报价绝对是这个印度厂子生产的成本的一半以下。但是印度政府并不欢迎中国的企业去印度销售产品,连原厂的标识都在上面。

说到竞争力,国内组装,都是买零件,或者先进点的,直接过来加工、组装。更复杂点的,都是欧美的图纸,加工精度应该不错。生产的产品,都是欧美进口的,于是成本也上去了。

同样的产品,有工人在操作生产。因此产量低的吓人,也就不到20%的设备开着,随时去看,上百台大型设备,偌大的厂房,很散漫,但是呆久了,产品的质量必然不高。那些开机床的都还好了,工人质量不稳定,都要加收一笔12.5%左右的奢侈税。比较扯淡的一个规定。

要说印度厂房里的设备还是比较先进的,相对高档点的地方,统统增加关税税率。

接着说印度工厂的产品质量。由于招收的工人流动性比较大,针对中国的货物,因为印度政府对中国采取贸易壁垒,更惨,甚至更高。对中国公司来说,要额外增加25%左右的成本,最后连带13.5%的增值税,基本进口的货物,谁不指望点黑钱过日子呢?!

还有就是涉外的酒店、饭馆,马无夜草不肥,是不用交税的。最开始的那个装箱文件(也许是海关的文件)会指明最终目的地。但是保不齐半路找茬要钱的。所以一般都是私下塞点买路钱。人无横财不富,作为当地财政的一个来源。

印度的关税还是不低的,要交大概2%左右的一个地区进口税,在最后目的地的那个邦的边境,要从这个邦运到另一个邦,自产的也好,特意打听了一下各个邦(他们自己叫州)之间的过路费。他们的产品进口的也好,一人民币合不到七个卢比。

如果中间路过四五个邦,100万以上的30%。以上单位是卢比,温州工业园区。50万到100万的20%,基本就免了;年薪10万到50万的10%,大致的个人所得税的交法是:月薪一万以下的,印度跟中国还是有相似之处的。

说到税收,就是一轮很残酷的淘汰考试。看来这方面,还要去专门的补习学校。而能够进入名气比较好的补习学校,要在家复习两年,竞争非常激烈。有的人为了准备考那里,又是面向全国招生,那是相当相当的难,IIT的入学,插句IIT。听他们说,不含生活费等其它开支。

印度人的工资也要交税的。没仔细打听,不含生活费等其它开支。

说到学费和教育,这个学费,小两车皮了。要我说,一年。大约80多吨大米,二百五十万,不骗你,费用递增。最贵的,大约一吨半多大米。依学校好坏,怎么也得五万卢比一年起价吧,当然也是最次的学院的学费,最便宜,该上大学了吧。学费,让你熬到了高中毕业,认命吧你。这是印度当今最大的问题。

以上所列数字,没有鲤鱼跳龙门那一说,在印度,你的后代也没机会去念书。所以,更没钱,你只能干下贱的活儿,基本一辈子别指望了。没有指望,没钱,干啥都要交钱。家里有钱还好,印度没有免费义务教育,什么都敢给你整。

家里咬牙撑着,但是胆儿大,基本啥都不懂,又基本没受什么教育,于是很多岗位上都是新手,在这里的好处就是没有压力。

说到教育,估计薪水还比较不错吧。或者按印度人自己说的,比较稳定,工人基本半年就全换一茬。只有那些操作复杂设备的工人,动不动就跑了。听说在这个企业,能混就混。工人的流动性最大,大家都是磨洋工,所以呢,都说太低了,没啥竞争优势。但是没有人满意这个薪水,至少跟中国比,大约不到两吨大米。

可是他们又不愿意付高点的薪水去顾有经验的工人,可以拿到五万五卢比,在今天的印度国企,然后就是攒年头了。到55或者60退休的时候,大概一万二起,也就是二三百公斤大米。稍微有点技术的工人,好点的能有个一万左右,几千块一个月,资历决定工资。

按说这个人工成本相当高了,年头代表资历,八万卢比轻轻松松。剩下的就靠年头了,稍微好点的工作或者公司,最高工资的工程师是搞IT的。基本起薪五万卢比,大概一吨半多的大米。

工人呢?那些真正干苦力的下等人,就可以挣到五万卢比一个月,基本有个三年的工作经验,然后跳槽去私营企业,他们来这里的唯一目的就是攒点经验值,因为工资太低,他们在国企里是呆不长的,大概合一千公斤大米。但是,我不知道温州高翔工业区招聘。在国企里大概一个月能拿两万五到三万卢比,然后换个薪水高的私企干去。

在印度呢,他们干几年就走:攒经验,直接告诉我,当着他们的头儿,没几年经验的小伙子。而这几个人,都是那几个年轻,干点活儿的,有一个专门负责大家的……说白了就是后勤。还有一个专门给头头输入打印各种表格、文件。做PPT的是另外一个。真正能懂点技术,我也学么明白了,这些工程师,估计电脑制图还没普及呢吧。

由此就得说说印度工厂里的工作质量了。先说说他们的工资。一个两年工作经验的年轻工程师,整个部门也没两台电脑,趴在上面画图。学么了一圈,人要站着,斜着架在架子上,一米来宽,两米来宽,估计现在国内已经绝迹的那种大画板,外加四个画图员。画图员是干嘛的呢,手下11个工程师,也挺可怜。整个分厂的研发技术中心归他管,否则后果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几天呆下来,你们必须配合我干完必要的事情,我必定走,月底前,告诉他,大不了我拉到不干了。于是找到他们的头头,是他们求我,再说了,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说不定二月二我也得在印度龙抬头了。

要说这个研发部的头儿,小D我得在印度度过正月了,啥也没干。照这个速度,干活速度会慢下来的……”

不行,心情会不爽,如果他们不高兴了,这里是国企,蛋定!不要给他们太多的压力了,蛋定,凑过来开导道:“小D呀,他们爱怎么地怎么地吧……一帮人瞬间就消失了。陪我的印度人看着我,小D我叫你一声“哥”行吗?!

我是真的服了。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小D我叫你一声“哥”行吗?!

无奈的挥挥手,要不我们就停了,你看,我们五点下班,要跟我商量点事儿:快到下班时间了,一会儿少那个……晃晃悠悠就四点半了。又凑上来个工程师,一会儿缺这个,磨磨蹭蹭的,总算有点要干活的意思了,好不容易抓了几个人过来,人都不见了。原来是下午茶时间开始了。

三哥,突然就发现,就闪了。这边工人们依旧懒散的左右晃悠着。我还以为他们能干点啥出来,第二班的工人陆陆续续来了几个。工程师们上去交代了下任务,然后一班是两点到晚上九点。所以上一班的工人开始准备下班了。

三点半,工人是分两班倒的:早班从早七点到下午两点,场地上连人影都没有。一问,根本没人动,回来一看,好在有专车接送。下午快两点了,他们的领导作陪:这里的高层是中午一点开饭……

两点半了,该咱们去吃饭了,旁边的印度人跟我说,正要声张着要他们开工,来了几个工程师,等于给了两拨人各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饭堂还在巨大的厂区的另一头(绝大部分是荒芜的空地),我实在是糊涂了)小时的各自吃饭时间,工程师们更没有理由动手干活啦。这个吃饭时间的安排实在太精妙了:原本规定的半个(或者一个,工人们自然没有自觉工作的义务了。工人不在,所以他们开始准备去吃12点的午饭了。

12点半多了,感情工程师们是不会跟工人们一起吃饭的,身边的印度工程师们也没了影儿。一追问,怎么不见有人回来干活呢,休息一下啦……”爱怎么地怎么地吧……晃晃悠悠等到11点半了,能不能吃饭完了再回来干活?”

工程师不在,快吃饭了,工人11点吃饭,你说吧。

“需要洗洗手,能不能吃饭完了再回来干活?”

“现在才10点半啊?!”

“我们这里,问我能不能商量个事儿。我说没问题啊,陪着笑脸,总算可以开工了。上来一个工程师,好不容易工具找来了,快十点半了,派人去找了。又过了好久,人又闲了下来。感情少了样工具,事实上龙港小微企业创业园。让他们重新开工。干了没几下,聚拢了几个人,在我的催促下,感情九点的早茶时间到了。

九点半,又都悄无声息的散去了。我一个人傻傻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一问,懒懒散散的把家伙事儿展开了,是很丢人的事情。

陆陆续续来了几个工人,工程师亲自动手,要把工人们叫过来干活。崩管有没有技术含量,找工人去了,然后自然而然的就散去了。一问,全都应下来了,工程师们一个个的摇头晃脑,也就散了。

于是重新布置一下,感情那帮老哥开会完了,啥都没干,昨天开会要求的事情,傻了,正式开始干活。我一看,八点半,印度班加罗尔自然环境。招呼点吃喝的,把我们接到厂区。上来一通寒暄,早上八点,印度国防部的车(还真就在车牌下面有行红色的小字:国防部),这里是印度。

第二天,别忘了,一切准备就妥当了。但是,也许都不用你操心,立刻有人就开始张罗开了,安排好了下面要干的事情。按国内的习惯,让三哥瓷瓷实实的折磨的不轻。

话说头天跟他们的头头及所有工程人员开会,哭都没地方哭去。该我倒霉,如果让你碰上了,你还真别不信,带有空调的车……穷人还是别追吧。

还是回来说工厂里的事吧。他们的效率就是这么低下,很烂的车。那些高级的,这是那种没有门的,五卢比左右。当然了,十几公里,一个卢比到十个卢比不等。大概坐个半个小时,根据路程不同,车票很便宜,为了让每个人都能坐起公车,一二十万欧元的西方高级巴士。据说印度政府惠民,也增加了载客量:门外可以挂很多人的。

印度的公车也有高级的,当然了,这样方便了乘客的上下,是实实在在一开始就根本没有,公车的门不是后来没了,学习温州上汇工业区招聘。公共汽车连门都没有。我特意观察了,也不用关。好歹火车还有个门,然后指挥着门外的人挤上去……印度天天春运……

火车门照这样是关不上了,警察挥舞着棍子朝门里面一通乱舞,外面的人就找来警察,车上就挤满了人。里面的人不让车外的人挤上去,人是根本无法翻进去的。车还没开,但是车窗全部都有铁栅栏,当然要交笔钱。他们的短途火车还是有座票的,座位需要预定,车票是车票,随便上车。也有售票厅,去他们的火车站看了看。居然整个车站完全敞开式管理,300公斤大米(会有折扣票的)。

闲的没事,30公斤大米。飞机票大概不到一万卢比,二等800左右吧,一百公斤大米,3000来卢比,一等德里到班加罗尔,二等……自备扇子……

票价呢,分一等二等。一等带空调,全部卧铺,没有坐票,因为要隔夜,就得这么久,印度是没有特快、直快等等的名目。这么长的距离,而且是快车哦!当然了,是铁路客运,一天两夜。

我说的不是铁路货运,铁路,一千多公里,三天两夜。孟买到班加鲁乳,飞机两个半小时;铁路,大概2000公里,可我在这里实在找不到别的什么词来形容了)。首都新德里到班加罗尔(应该叫班加鲁乳了),我还是比较谦虚的人,只剩蔑视了(相对来说,除了蔑视,看看印度今天的铁路,做为一个中国人,铁路呢?呵呵,所有的车辆都是冒着黑烟在加速……

这是公路,坚持喘不过气来。尤其在路口,混合着周围烧荒的烟气,到处都是浓烟滚滚,这些车包括汽车、卡车、摩托车、三崩子……绝大多数车辆根本没有考虑排放的问题,印度的刹车片市场一定不错。

印度的机动车保有量还是很多的,跑个三五个小时太正常了。不过我想,因为你不知道下一个坎儿在哪儿。一百多公里,平均速度永远也提不上去,人是很容易晕眩的。当然了,车子在不停的加速和减速。坐这样的车,一路上,又会碰到下一个坎。

于是的于是,但是不久,跨过去的时候才不会太颠簸。然后就是加速,来强制通过的车辆减速。而且几乎减速到零左右,都是靠一个很大的坎,自然造成了市内的拥堵。小一点的城镇还好。但是也有个致命的问题:每个路口,都走市中心,不管什么样的车,一定走中心插过去。好像他们没有绕城路一说。

于是,都是走类似我们国家国道的道路。也不知道是不是司机为了省钱。这类道路有个特点:一定是穿城而过。也就是沿途的市镇,我也没走过高速。每次城市间点对点,我不知道。说真的,高速公路很少。到底现在印度有多少高速,大家都听说过印度的交通很困难,室内的一切用电就正常了。

说到基建,过不了多久,然后就听到楼外的大发电机组轰鸣起来,突然电就停了,也会经常性的停电。无论你在做什么,大多数都是本田牌的。

就算你住的酒店再好,就是商家各自为了应对停电准备的,都有不大的柴油发电机,每个好一点的品牌专卖店门外,不难发现,是常态。所以当你逛街的时候,电力供应不足,一周最少两次。印度的基建真的很差,但是我碰到的,一周也就一两次。”……

我也不知道他们一周到底停电几次,很重要的地方。”

“也不经常啦,很自然的就又散去了。抓住旁边一个人问问,我看到所有的工程师和工人们,整个厂区的电全停了。

“你们经常这样的停电吗?”

“当地政府才他妈的不管你是不是军工企业呢!”

“至少你们是国防部下属的呀,到底怎么了。得到确切的答复:停电了!

“停电和军工企业有什么关系吗?”

“你们这里不是军工企业吗?难道还停电?”

借着房顶玻璃窗的光线,垮嚓,向旁边移动了那么一点点的时候,被叫来吊下那个盖子。话说那个盖子刚刚被升起,也许是正巧路过的时候,这个有资格在悬着的盒子上按几个按钮的人,温州民营企业。是“等”他回来。居然没有任何人有想法去找这个人。

很久以后,得等他回来。注意,有资格操作吊车的哥们没在,才知道,工作又停了下来。一问,已经是又一个小时以后。几个工人把钢缆套上去,开工的时候,原来咖啡休息时间到了。

等人马再次聚齐了,不留踪影。抓着一个问问,全都散了,结果所有人很自觉的,又一个小时过去了。我本满心盼着他们马上能够解决问题了,他再找工人把钢缆拖过来的时候,他们只说当地语言。等我抓着一个工程师,没人理我。因为都不会英语,包括带挂钩的缆绳。

回来告诉那些工人,发现了无数吊车用的配件,参观他们厂房里的军工产品。突然在厂房另一个尽头的吊车梯子底下,事也没解决。我也闲的瞎溜达,人也找不到,拿了捆尼龙绳……抽他的心都有了。

就这么耗了一个多小时以后,另一个晃晃悠悠的回来了,软的那种。这个怎么挂上去?!”“这个用不了?!那用什么?”“钢缆。”“用钢缆可以吗?!”“!@#%¥%&×&……”

你刚把这哥们打发走,得是钢缆,这个行吗?”“我靠,一个人戳了跟钢筋过来了:“你看,转身走了。

正当我一脸疑惑的时候,是吗?我也去找找看!”说完,大家都去找钢缆了。“哦,跟我说:“你刚才提出来的方案到底如何?他们怎么解决的?”我说,猛然想起什么,一个人闲似路过一样,好玩的就发生了。

过了好久,都参与每一件事。于是,每个人都参与;每个人,每一件事,没有一个是真正负责的。因为在印度企业里,其实这么多人在这里,出了个主意而已。后来我才明白,我只是闲的,这个事情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就告诉他们:去找啊!

一群人分头去找了。记住,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最后明白了,最后看着我。我满脸狐疑的看着他们,没有合适的钢缆啊。于是大家大眼瞪小眼,可行。但是,就能吊下来。他们再一商量,挂住钢板对称的两个角,就告诉他们:可以找跟钢缆,不知所措。我都看不过去了,发现厚钢板上没有任何可以挂上吊车的地方。继续研究,我也不知道应该叫什么)吊下来。

做好了决定,最后决定用天车(横在厂房两边房梁上的那种可移动的吊车,一通商量,半个小时出去了。等几个负责的工程师都来了,就去找其他人商量。这一圈下来,知道了什么问题。他自己也不能决定,再一询问,一看,某个工程师来了,其实工业设计公司排行榜。一个个都不在。于是工人们就坐在一边等。过了会,或者应该下的决定。可是负责的工程师们,这个决定不是我们干苦力的工人应该想的,不可行。用吊车?!对不起,也太高,太重,怎么拿下来呢?几个人抬,最上面那块板,外面有个很厚的壳。把固定钢板的螺栓全都松了以后,来体会我说的到底是个什么场景。

还是那台设备,或者自己的经验,你还真难以凭借想象,绝对找不到人。这个,可往往你需要指望他们的时候,也不可能上去亲自动手做事情的。但是他们会显得非常的忙碌,工程师是不会,我就上来按你说的做。

记住,你给了我命令,我就坐边上发呆,相当的工人甚至都不知道这个任务的最终目的就是拆了它。反正你没给我命令之前,我敢保证,怎么做……甚至,如何做,自己是绝对不会主动的去想该做什么,没有任何命令,然后再叫剩下的工人干什么。工人呢,讨论研究很久,把图纸铺地上,还没拆完呢。

他们怎么干活的呢?七八个工程师,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直到我走的那天,照样给你装回去。在印度,不用图纸,再给一天时间,绝对给你拆的没法再拆了。如果是有经验的工人,半天时间,三个工人,在国内,我才明白他们要干什么:拆了它!

说真的,其实是很普通的一个设备。等他们干了两天,围着那台设备,拿着图纸,所以无聊的时候就站在那里看旁边的一个工位。每天都有二十来个人,我在等他们的技术人员把我要用的设备准备好,你就不会对工厂里发生的事产生怀疑了。还是说那个特别厚重的外壳的设备吧。

在工厂一个厂房的一角,你要去汇丰银行?”

如果你能够接受上面的这些事情发生,我要去汇丰银行!”

“#@¥%……&(×”

“汇丰银行?!Sir,这是银行。”

“我不去印度银行,汇丰银行!”

“Sir,No,汇丰银行吧。不要去印度银行。”

最后还是给你拉到印度银行门口。“我要去银行,汇丰银行。”

“Yes,Sir。”

“No,汇丰银行吧。不要去印度银行。”

“Yes,Sir。印度银行。”

“你带我去个国际银行,你告诉司机:“我去银行,你打车去银行,天天发生在你身边。再比如,这类的事情,也别不信,你要煎的鸡蛋?!”“@#¥%%×&(……”

“Yes,Sir。银行!”

别笑,这是鸡蛋。”“可我要的是煎鸡蛋!”“Sir,Sir,我要的是煎鸡蛋!”“Yes,回来了。“哥,上面撒了点胡椒面,三哥还是端了那盘炒鸡蛋,甩你一句“Yes,Sir。”转身走了。

过了会,端着盘子,别放胡椒……”三哥还没等你说完,放点盐,不打碎的,这是鸡蛋。”“煎鸡蛋!就是那种两面煎的,我要的是煎鸡蛋!”“Sir,就见三哥端上来一盘炒鸡蛋。“我靠,给你做鸡蛋去了。

等了会,三哥已经转身而去,三哥那欠扁的脑袋就开始晃了。你刚说放点盐,不放胡椒啊……”你刚说到要个煎鸡蛋,撒点盐,稍微熟一点,两面煎的,你跟服务生说:“给我来个煎鸡蛋,可想而知做出来的事情是什么样子了。

举个例子(纯例子)。在饭馆吃饭,做的事情根本不用脑子,这些不动脑子的下等人,所以肯定是不动脑的。

问题是,我不知道温州小微企业厂房购买。所以(几乎)从来不动手;工人是干脏活的,必定来自两个不同的阶层:工程师是动脑的,工程师和工人,那真是害死人啊!

在工业里,还是回来说印度的军工企业的事。以前说过印度的阶层制度,所以印度人内心还是不喜欢中国和中国人的。

又扯远了,印度人迁怒于中国,公开的宣传、鼓励所有MSL起来支持MSL掌政、赶走异教徒、甚至部分地区要独立……

可是偏偏中国支持印度教的人的宿敌:MSL的巴基斯坦。于是,他们居然在自己的电台、电视台里,根本不与外人沟通。而且他们很嚣张,MSL很封闭,MSL有多能生!而且在印度人眼里,居然能反感MSL生的太多。可想而知,十多个孩子的也不少见。

要说印度人根本不拿超生当回事,往往平均生上五六个孩子,一个MSL家庭,在世界各地都可以看到的,控制世界!我想这个,MSL的教义里有种约定成俗的东西:多生孩子,还是回来。话说MSL有个“毛病”:他们喜欢生育!印度人认为的,洗澡不唱歌。

扯远了,只在刷牙的时候用。而且我做到了,这哥们疑惑的看着我继续说:可是这个牌子的瓶装水我从来没见过。我差点一口喷在他脸上。于是这瓶水拿回酒店,这水没问题吧。他脑袋一晃:放心吧!我就打开喝了一口,打开之前问同行的印度人,绝不吃生鲜水果和蔬菜。

有天路边停车买了瓶水,于是只喝瓶装水,我是真怕得病,否则都容易闹肚子。印度是真脏,洗澡不能唱歌,都加牛奶。

话说以前河里有朋友讲过笑话,一升鲜牛奶20卢比(不知是否含有三聚氰胺)。所以印度人喝茶,印度的牛奶跟桶装水差不多的价格:一升矿泉水15卢比,但是你可能不信,是为了挤牛奶的。有证据吗?没有直接的证据,你可能猜到了,自然有人供着水桶。感情这些牛都是吃白食的……

其实印度人也养牛。印度人会驱使这些他们的神去帮他们耕地、拉车。但是更多的牛,饿了就随便吃几口。同理,放在家门口临街的地方。牛们溜达着,都拿个筐装着,完完全全跟旅游景点和媒体里见到的大街是另一个景象)。印度人家里吃不完的、或者干吧了的菜叶子,闲的没事就独自跑到人家的居民区里溜达(还是需要一定胆量的,而不至于被饿死。这次算是明白了,城市里的牛是如何在城市里流浪,或者就是神。

所以印度人还是比较尊重牛的。一直不明白的是,所以他们也认为牛是神的一部分,骑的是牛,一个原因是:一个他们敬仰的神,比如狗肉。问他们为什么不吃牛肉,但是不吃太脏的,还是要吃一点的,灵魂里就有了魔鬼的因素。所以他们拒绝吃肉。不过忍不住,这个人就会变的具有攻击性,如果一个人吃了带血的肉类食物,不怎么会杀生。他们的信仰里认为,还是比较平和的,这事也不合理。印度教的人,温州葡萄棚工业区。我想远远大于同种族的不同阶级间的隔阂。由此导致了无数的惨剧。

再一想,几乎你没有可能问明白这是为什么。可种族间的隔阂,是天经地义的,根本不允许阶级间的通婚。这个观念已经融到了血液里,这事也合理。印度教的阶级观念,拿枪直接把女孩和男孩全干了。

想想,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又想不到更好的解决办法,觉得很丢面子,很生气,姑娘的父母知道以后,一个印度教姑娘爱上了一个MSL小伙子,一个真事,后果非常很严重!

严重到什么程度呢?比如,深深的、不可调和的、种族间的矛盾和仇恨:大家都很生气,表现的就是印度人民内部,还是保佑他不被对方阵营里的某个英雄人物万军丛中取了首级!

说的这些都是表象,冲到另一个平民窟里去对砍……如果真的那样,他的梦想能够扩大上百倍:领导上万平民窟里的各色三哥,能够领导上百个顽主进行群殴!如果他生活在现在的印度,我学么王朔应该生在印度。他的小说反应了他的梦想:在那个热血如火的年代,一天到晚打什么架呀?!

说到这儿,你们连饭都吃不饱,最后受伤害最重的还是最穷苦的百姓。你说,每次这样的事情发生,这类的事情也经常发生。其实,总人口数多,但是因为城市大,几万人对打的场面也稀松平常。

电影《平民窟里的百万富翁》里面就有这样的场面。孟买也就百分之三十多的MSL,如果这个时候政府还没控制住局面,然后就是各方聚集上千人干一仗,死了一个。下面的故事就是程式化了:两边立马各自聚集上百人干起来了,咣叽,打着打着,争吵变成了打斗,这两人来自两个不同的信仰。争议变成了争吵,关键问题是,买家和卖家有点争议了,动不动就是大规模的冲突和械斗。

比如,问题就大了,在MSL人口比重接近或者超过一半的城市,相安无事。但是据说,大家都是邻居,自然少不了凡人之间的冲突了。不过总体来说,那就是一间寺庙。甚至更小的寺庙也就有个四五平方米大小。一条街上就有这么多祭祀不同神仙的地方,想知道温州集聚产业。一两个印度教僧侣在里面主持者,正中间立个神像,只是里面空空荡荡,门口没啥区别,突然你发现一个铺面不大的房间与众不同,路两边都是各种商铺,自然少不了印度教寺庙了。印度寺庙跟我们国内佛教寺庙的概念完全两样。你走在最繁华的街上,我们就用劳苦大众吃的大米的米价作为标准吧:30卢比一公斤。可是印度是以印度教为主的,就如我们所谓的糙米和进口泰国大米一样(城市—农村、大城市—小地方的差别就忽略了)。考虑到印度的穷人还是大多数,然后跟国内的价格水平做个比较。印度的大米大概在30左右到40多卢比一公斤。这个差别主要在于大米的质量不同,都折合成多少公斤大米吧,引入一个概念:后面但凡说到钱的事,外国人就得200卢比了。说到卢比,20卢比,真是做到了内外有别。印度人去宫殿转一圈,听听温州的民营企业有哪些。也就审美疲劳了。

要说印度人的创收,看多了,对我们来说,做点稍微大点的家什,有点钱了无非就是整点金子银子或者贵重木头,周游世界。过去的土财主,玩游艇,可以买好车,过去的人没有现代人有那么多的娱乐活动。我们这个时代的有钱人,也就是过去某地方豪绅或者土财主的那么一个大宅院。想想也是,充其量在中国,这所谓的宫殿,比如这次我就去看了那么一个宫殿。实话说,回来别忘了告诉大家到底里头啥样啊。

反正这些不动产现在变成了政府创收的地方,一晚居然收费两千美金。赶明儿谁要是有机会住过,比如某个宫殿改成的酒店,当然收票的。有的就给开了酒店,有的就开放给公众了,没收了他们包括宫殿在内的部分财产。不过这些皇室家族依旧还占有大量的土地、庄园、和财产。没收的宫殿,把这些国王全都取缔了,印度政府玩了回阴的,也就是解散了他们的私人军队。

结果到了大约1980年的时候,居然还允许这些邦国的存在,其规模不足以发动一场针对主子的战争。印度1948年独立的时候,当然,并拥有自己的军队,住着自己的宫殿,国王占有大量的土地,有自己的国王,还保持着那么十来个小国家,他们感情在独立前的殖民时代,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不过加了一条:所有印刷品上的名字都得改一遍了。

说到这些印度的小邦国,无非给看地图的人找点麻烦而已。印度人也同意我的看法,这不没事找事吗,反正改回到当地人发音的那种名字。其区别无外乎北京人说“这是啥呀”和天津人说“介是嘛呀”的区别。

我就学么了,或者……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出于什么原因,发音或多或少有了那么一点改变。现在印度人为了显示各个邦的传统文化,用英文这么一表达,看着温州有未工业设计。就把名字统一了,说着自己的土语或者方言。英国人来了,或者叫小的王国,印度是各个城邦,生生把用了几百年的各地地名给改回到英国殖民之前的称呼(首都德里的名字没动。类似的还有现在的孟买以前叫邦拜等等)。

英国人来之前,闲的没事,感情人家几年前,取而代之的是班加鲁乳(Bangaluru)。后来问了印度人才知道,在地图上找不到了,比如以前叫班加罗尔(Bangalore)的地方,最近我也糊涂了,是在支耐的另一家国防部下属的企业。

说到印度的地名,刷上不一样颜色的漆就是了。不过阿琼还真就不是他们生产的,真正军事用途的产品我就不说了。当然也有民用的产品,大到火车机车、地铁列车等等,小到发电设备,或者说军方生产各型机械、机电设备,专门给国防部,为什么印度的阿琼、LCA、航母等等项目就如镜中花、水中月一般可触不可及了。

这家企业呢,纯粹的国有企业。也许最后你能明白一点点,那就继续吧。

话说我最近做的这个项目是跟印度国防部下属的一个企业打交道,呵呵,或者对我要讲的故事有兴趣了,说明你的屁股跟我坐一块儿了,趁早洗洗睡吧!

如果你还接着看呢,那些认为印度(出于体制、地理位置等等原因)将会比中国发展更快、国力更强大、制度更适合发展……等等观点的人,趁早别往下看了。

我的结论就是,如果触及到了某些人的神经,先把结论说出来,我还是做回屁股决定脑袋的事情,纯属逗个乐儿。

不过这次,你那么一听,我那么一说,以及我的感触。还是那句话,随便说说一些事情,跟阿三哥有了更进一步的紧密接触, 最近又跑了趟印度,再谈印度(转帖)